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上海时时乐开奖查询
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精讀雜志 > 正文

慘案5年,湄公河航運的黃昏

2016-11-8 9:30:20 來源:山東商報

        今年10月,記者先后乘民船、執法船回訪湄公河流域。“湄公河血案”五年后,流域已日漸太平。但隨著航運的衰落,船員們陷入了新的憂慮。如今,二十多艘中國船只停留在此。船長們抽著水煙發著呆,沒有貨物可運。有的船干脆已遣散了船員,他們回到內地,尋找新的工作。
  今年的秋冬之交,位于云南西雙版納的關累港格外安靜。
  這是瀾滄江在中國境內的最后一個港口,出了國門,它的下游將改名為湄公河。往年這個季節,關累碼頭上都是搬運貨物的工人。蘋果、石榴、大蒜的味道在碼頭上流動,空氣辛辣而芬芳。
  如今,二十多艘中國船只停留在此。船長們抽著水煙發著呆,沒有貨物可運。有的船干脆已遣散了船員,他們回到內地,尋找新的工作。
  開航23年,湄公河航道正在迎來史上最寒冷的一個冬天。

  船員陰影漸消

  五年過去,湄公河流域兩岸的景致已完全不同。
  關累碼頭下行240公里,就到了當年的“湄公河血案”案發地孟喜島。2011年10月5日,“華平號”和“玉興8號”兩艘中國商貿船就是在這一水域遭劫持,13名中國籍船員被殺害。“湄公河慘案”發生時,他離案發地不過幾公里,他當時聽到了隱隱的槍聲,看到泰國軍人把船上的水果拉開,把毒品搬出來,一邊錄像。
  慘案發生后,他們徹底灰了心。他妻子恐慌到達了極點,她幾乎不能聽到快艇的聲音,一有點風吹草動就大哭,整晚失眠,“真的是怕完了”。他們又回了四川老家。
  直到2012年9月,昆明市中院對糯康集團以涉嫌故意殺人罪、綁架罪等罪名公開審理,朱安新作為證人出庭,陳述綁架案的細節。
  此后槍聲漸息,朱安新第二次回到湄公河,還參股買了一艘船,又做船東,又做船長。而他的兒子在泰國結婚生子。朱家期待著新生活的開始。

  不道歉,不收船

  從關累港出發,經過200多公里的航行,中國商船會到達泰國清盛港碼頭,在此卸貨,再運送泰國的貨物回到中國。它是距離中國最近的泰國港口。
  在港口的最前端,“玉興8號”和“華平號”仍靜靜停著。五年過去了。從岸上可見,兩船都已銹跡斑斑。“華平號”一層的彈孔痕跡清晰可見,“玉興8號”二層露臺的仙人掌長得鮮綠。
  現在它們由泰國水警管理,不許任何人上船。泰國在船邊上設立了“預防湄公河區域犯罪中心”,30多位警察在此工作。問及五年前的慘案,該中心的一位負責人說,“沒有人知道真相是什么。”他告訴新京報記者,泰方希望中方能盡早把船運回國。“玉興8號”船主何熙倫證實了此事。他的另一個身份是遇難者家屬,他的哥哥何熙行、嫂嫂陳國英在慘案中遇難。他們來自四川宜賓。
  以家族為單位行船,這是湄公河的特色。每艘船都是一個大家庭,有夫妻、父子、兄弟。人們在甲板上種上了花、養了鳥,有的還擺上了麻將桌,這個水上的“家”變得舒適、愉悅,有了樂趣。
  但慘案迅速擊垮了何家和其他受害者家庭。
  出事后,何熙倫為這個案子終日奔波,妻子和他離了婚。哥嫂的女兒從大學退了學,一度抑郁,試圖自殺,后來她選擇在偏僻的地方工作、結婚生子,從不提起此事,何家也沒過過清明節。家庭聚會時,一有人說漏嘴,家里的氣氛馬上就變了。
  其他家庭的情況也相似。親人遇害后,家屬們離開了湄公河。“據我所知,有兩家人都離開老家,去到陌生的城市,就是為了忘記這件事。”何熙倫說。
  但何熙倫忘不掉。他是家屬中最“執拗”的一個。為了要一句道歉,他堅持不愿把船開回國。“玉興8號”是他借錢買的,才開了半年,沒有收回本錢。事發后,他欠債一百多萬,“飯都吃不起,我也不能把船賣掉。”如果可能,他希望把船建成博物館,紀念他的親人。
  電影《湄公河行動》上映后,家屬們第一次建了微信群。有人提出,是不是可以請記者和律師,去泰國追問事件的真相。也有人潑冷水,說事情已經塵埃落定,沒有轉機了。寥寥聊了幾句,部分家屬退了群。

  “這條江是靠走私撐起來的”

  由于邊境線漫長,兩國村寨接壤,運輸貨物有天然的便利。有些地方沒有路,走私者還用推土機現場開路。
  從關累港出發,下行82.5公里,是中國境外的第一個重要港口——緬甸索累港。
  乘商船路過時,記者看到,十月的索累碼頭顯得冷清寥落。2013年底,從昆明到曼谷的昆曼公路全線開通,全長1800余公里。陸路節省了在港口搬運、等待的時間,相當部分的蔬菜、水果等易腐貨物被分流。
  2014年4月,緬甸政府頒布禁令,禁止本國原木出口。此前,中國商船承接了大量運輸緬甸木材的業務。緬甸擁有亞洲現存面積最為廣闊的原始森林之一,中國的需求量蔚為可觀。一紙禁令讓湄公河本就衰落的航運雪上加霜。
  關累海關提供的數據顯示,2015年關累港進出口貨運量7.4萬噸。據關累邊貿區管委會辦公室主任陳宏了解,這個數據比上年下滑了近一半。“但是不僅僅是我們口岸,湄公河其他口岸的貨物量也在下降。”
  今年2月,緬甸國內政局動蕩,決定關閉索累港。
  另一岸的中國,最近一年,西雙版納州打私辦、農業局、工商局、海關、公安局等14個職能部門聯合開展打擊走私行動。
  索累港走私之路的切斷,成了經濟下行的大背景下,壓在湄公河航道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據《新京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玩时时彩定位胆的技巧 北京pk赛车下载彩金 新皇朝国际娱乐 ag软件挂机打公式自动投注 博凯 北京pk赛车开奖app 新时时倍偷计算 北京pk赛车开奖app 北京pk10稳赢法 体彩电子投注单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