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上海时时乐开奖查询
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新聞 > 國內新聞 > 正文

“凱奇萊案”卷宗丟失調查結果公布

2019-2-23 8:43:30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2月22日電 2月22日,中央政法委牽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參加的聯合調查組,根據各部門依據各自法定職責開展的調查工作,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二審審理的陜西榆林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訴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合作勘查合同糾紛案(以下簡稱“凱奇萊案”)卷宗丟失,山西王見剛與王永安、嵐縣大源采礦廠侵犯出資人權益糾紛案(以下簡稱“山西王見剛與王永安糾紛案”)等問題的調查結果。

 

涉事法官王林清接受央視采訪


  聯合調查組查明,所謂“卷宗丟失”系最高法院民一庭助理審判員王林清本人故意所為。王林清因工作中對單位產生不滿而竊取相關案卷材料。對于網傳王林清自述視頻中反映最高法院二審的“凱奇萊案”問題,聯合調查組經審查認定,最高法院終審判決將案涉合同性質認定為合作勘查合同并認定合同有效是正確的,認定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違約并判令其承擔違約責任并無不當,判決駁回凱奇萊公司要求轉讓探礦權等其他訴訟請求是正確的;最高法院鑒于凱奇萊公司堅持其繼續履行的訴訟請求不變,而作出繼續履行合同的判決,有相關法律依據。

 

  最高法院領導根據有關法律和規定,對凱奇萊案這類重大復雜案件加強了審判管理和監督。對于王林清視頻反映的另一起案件——“山西王見剛與王永安糾紛案”,聯合調查組經審查認定,最高法院二審判決對雙方合同性質和效力的認定正確,但在經營利潤的認定和計算上存在瑕疵。聯合調查組調查發現,最高法院監察局原副局級監察專員閆長林涉嫌接受當事人請托,通過打招呼等方式過問山西王見剛與王永安糾紛案,但不存在對王林清“打擊報復”問題。聯合調查組已經將調查中發現的王林清涉嫌非法獲取、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犯罪線索移交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將閆長林涉嫌違規過問案件違紀違法問題移交紀檢監察機關立案審查調查。聯合調查組同時指出,最高法院存在內部管理不規范、保密制度落實不到位等問題,并責成最高法院進行認真整改。

 

 
  釋疑
 

 

  卷宗是怎么丟失的?

 

  經聯合調查組調查,網上反映的“凱奇萊案”二審卷宗丟失,實為王林清利用工作之便竊取相關材料。

 

  王林清在“凱奇萊案”當事人趙發琦于2011年上訴到最高法院后,擔任該案二審合議庭的承辦人。2014年,王林清因與他人違反規定,私自以最高法院某直屬單位名義舉辦培訓班并私分辦班利潤被單位紀律處分;2016年11月參評“全國十大杰出青年法學家”時,又因此前在干部檔案審核中,被查出多處涂改個人檔案受到誡勉的組織處理而未被推薦,由此對單位有積怨。2016年11月25日傍晚,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長程某某要求王林清加班起草“凱奇萊案”二審法律文書,遭王林清拒絕,程某某告知王林清如不愿意加班就讓別人承辦。王林清認為在案件收尾期將其調整出合議庭,對此十分不滿,加上前期積怨,遂產生藏匿案卷材料、給單位制造麻煩的想法。據調查,王林清于當晚23時許來到辦公室,將該案臨時裝訂的副卷拆散,把全部正卷和拆散的部分副卷材料帶回家中。

 

  據王林清向聯合調查組陳述,其竊取卷宗材料的目的是想給單位制造麻煩,使新合議庭承辦人不能順利進行后續工作,最終迫使單位讓其繼續擔任承辦人。實際上,王林清拿走的是上訴狀、代理詞、第一次合議庭合議筆錄等合議庭工作電腦中有備份或可復制的案卷材料,并不能影響案件繼續審理工作。2018年1月該案二審宣判后,王林清認為案件卷宗“丟失”仍正常宣判,單位對卷宗“丟失”也沒有追查,遂臆測有“黑幕”,加之前期積怨,于是決定通過寫“舉報材料”、拍攝自述視頻的方式向上級“反映情況”。

 

  聯合調查組的調查還證實,王林清除竊取二審部分案卷材料外,還拍攝視頻、偷拍二審部分副卷材料,其中部分視頻、材料后來被發布到網上。

 

  調查發現,“凱奇萊案”二審判決之后,王林清多次與當事人趙發琦見面。據王林清講述,2018年8月前后,趙發琦將王林清介紹給崔永元,崔永元在其工作室幫助王林清錄制了反映所謂“凱奇萊案”案卷丟失等問題的視頻,上述部分視頻經崔永元剪輯后分段在網上發布。崔永元在網上發布的最高法院相關副卷材料也來源于王林清。

 

  案件審理是否公正?

 

  聯合調查組對“凱奇萊案”和“山西王見剛與王永安糾紛案”的審理情況進行了全面審查,調閱了兩案全部案卷材料,詢問了兩案有關當事人、案件承辦人、合議庭成員以及其他有關人員,經綜合審查判斷,得出了具體、明確的調查結論。

 

  聯合調查組認定,首先,“凱奇萊案”的案涉合同應為合作勘查合同,而非探礦權轉讓合同。其次,案涉合作勘查合同是有效的。其三,應當根據合同約定和法律規定確定各方違約責任。其四,案涉《合作勘查合同書》約定的主要內容已經西勘院與第三方另行簽訂合同并實際履行完畢。最高法院鑒于凱奇萊公司堅持其繼續履行的訴訟請求不變,而作出繼續履行合同的判決,有相關法律依據。其五,凱奇萊公司主張探礦權于法無據。

 

  同時,調查顯示,該案在審理中也存在一些問題。一是在最高法院對該案第一次二審期間,陜西省政府曾于2008年5月4日發出函件,對案件審理提出意見,試圖給最高法院正常審判活動施加影響。二是最高法院審判管理不規范,存在超過法定審理期限等問題。三是王林清違規接受當事人吃請,幫助打探案情,其行為違反最高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落實廉政準則防止利益沖突的若干規定》等有關規定。

 

  聯合調查組同時認定,最高法院關于“山西王見剛與王永安糾紛案”的二審判決及再審結論實體正確,但在經營利潤的認定和計算上存在瑕疵。

 

  聯合調查組對王林清視頻反映的最高法院監察局原副局級監察專員閆長林“干預辦案”問題進行了核查。2012年“山西王見剛與王永安糾紛案”上訴到最高法院后,當事人王永安找到其老鄉閆長林幫忙向王林清打招呼。閆長林請托王林清關照王永安,王林清明確告訴閆長林說,王永安沒理。王林清多次表示,閆長林過問案件未影響自己對此案的辦理。

 

  王林清是否被“報復”?

 

  對于王林清在視頻中反映最高法院監察局對其“打擊報復”的問題,經調查不屬實。

 

  關于王林清在視頻中稱“因講課受到處理”的問題,經聯合調查組調查,王林清違紀問題是監察局在對其他人員涉嫌違紀違法問題調查過程中帶出來的,起初并不是直接針對王林清進行調查;后查明王林清存在違規參與營利性活動行為,最高法院依規依紀對其作出的黨紀政紀處分是恰當的。

 

  監察局調查認定:2013年7月至12月,王林清與郭某某、陳某某合作舉辦培訓班4期,盈利共計30余萬元,王林清個人分得11.3萬余元。2014年12月,因王林清違規參與營利性活動,依據《人民法院工作人員處分條例》有關規定,監察局決定給予王林清記過處分。2015年4月,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有關規定,最高法院機關紀委決定給予王林清黨內警告處分。聯合調查組與王林清進行談話核實時,王林清承認在視頻中反映的“打擊報復”問題與客觀事實不符,表示“我現在知道了,監察局實際上是要調查陳某某的,不是沖著我來的”。

 

  同時,聯合調查組通過調取有關案卷、會議記錄、有關參與辦案人員工作筆記,證實閆長林未參與王林清違紀案的調查工作;參與辦案人員在與聯合調查組調查人員談話中均證明,閆長林未向他們打聽過王違紀案情況。

 

  此外,關于王林清在視頻中反映不推薦其參評“全國十大杰出青年法學家”是對其“打擊報復”的問題,聯合調查組調查認定不存在這一事實。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三国麻将免费版 赖子山庄游戏大厅下载 全民麻将官方版 国内手机棋牌游戏排行 微信打麻将怎么创房间 北京pk10 60彩票欢迎进入 云南快乐十分官网下载 浙江十一选五客户 广东麻将胡牌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