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上海时时乐开奖查询
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新聞 > 國內新聞 > 正文

爆炸中被震碎的村莊

2019-3-26 10:38:32 來源:《北京青年報》

        火滅了、煙散了,王商村的村民們發現,到了必須重新認識自己和身邊這座化工園關系的時候了。有人說:“要么我們搬走,要么廠子搬走!”


  2019年3月21日,江蘇響水縣生態化工園區內,天嘉宜化工公司發生爆炸。截至目前,已造成至少78人遇難。作為距離天嘉宜距離最近的村莊,王商村至少已有5人在事故中遇難,另有4人下落不明。十多年前,當化工園在農田上拔地而起后,王商村像顆“衛星”一樣,再也無法擺脫這強大的引力。有人無法忍受空氣中的異味,遠走他鄉;有人將改變命運的機會,寄托在林立的廠房中;也有人在幫助工廠“做假”環保檢查后,內心掙扎。工廠和村子的關系若即若離,他們之間有過抵觸,也有過依賴,直到一聲巨響之后,都落了個遍體鱗傷。

 

 
響水化工廠爆炸后,鳥瞰爆炸現場 據《新京報》
 



  化工園里的村民


  王商村年紀稍長的人都還記得,村子西面那片土地以前的樣子,種著水稻和小麥,一年兩茬。直到十幾年前,施工隊開了進來,接著是成片的廠房拔地而起,一座碩大的響水生態化工園出現在了這里。


  周圍的小村莊像“衛星”一樣,根本無法擺脫這個“龐然大物”的引力。距離化工園一公里的王商村也不例外,走在村里的主街上詢問,幾乎家家都有人在園區里工作。


  2019年3月21日早上七點多,30歲的高影星騎著電動車出了村子,一路向西,奔著一公里外天嘉宜化工公司的方向去了。高影星小學畢業后干過美發、銷售,去年才托人進了天嘉宜的工廠化驗室。


  不只是高影星自己,她的父親幾年前也進入了與天嘉宜一墻之隔的公司當電工,她的叔叔也在附近工廠上班。3月21日這天,他們三人都進入了響水生態化工園。


  響水生態化工園區于2002年6月6日經鹽城市政府批準成立,初期冠名為“鹽城市陳家港化學工業園區”,后更名為“陳家港化工集中區”,2010年2月22日正式更名為“江蘇響水生態化工園區”。


  因為建廠子,王商村村民馬陽家的地被征了,一畝補償15600元。馬陽一直在外面的施工隊打工,他也曾參與過響水化工園的建設。馬陽印象很深,當時園區里的工廠不愿意收本地員工,據他所知,是因為一旦出現安全事故,本地人的賠償要比外地人高。


  但馬陽還是渴望成為一名工人,不想繼續那種四處漂在工地的生活,沒了耕地,他也要尋找新的“安全感”。馬陽努力結識園區里的人,最后通過一個班組長介紹,在2008年如愿進了工廠。按照協議,馬陽要工作滿三年才給上五險一金,但他能接受,覺得終于完成了從“農民工”到“工人”的身份轉變。


  化工園帶來的不只是機會,多位王商村村民表示,隨著眾多化工廠的建立,村子周邊開始出現臭味,氣壓低的時候味道很難散去。一些工廠直接把污水排放到潮河里,村里自飲的地下水兩年后就關閉了,村民都換成了縣里的自來水。


  “害怕是害怕,就不喝生水了唄,誰也沒鬧過。”村里一位老人回憶,水源出現問題后,當地政府很快進行了檢測。還有村民記得那時的宣傳,“說建廠子可以促進經濟,帶動就業”。


  當地對于建設化工園的決心,僅從招商條件上就可見一斑。根據響水生態化工園網站上所顯示的內容,進駐企業可以享受從稅費、用地,再到服務,方方面面的優惠政策。因勢利導下,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在2007年4月在響水縣登記成立,并正式在園區內建廠。



  逃亡與財富


  3月21日,下午兩點多,包括高影星在內,天嘉宜公司實驗室一共有5個女孩值班。她們主要的工作是測定產品的酸堿度是否達標,實驗室里都有具體的操作流程,有些還可以電腦自動生成報告,操作并不是很難。


  同事張慧準備去旁邊的屋子寫報告,高影星熱心的提醒她,別忘了搬把椅子。


  高影星比張慧來天嘉宜公司更早些,兩人平時不常在一個班次,只在交班時有機會見面。雖然接觸不多,但張慧對這個皮膚白皙、有些微胖的女孩還是印象不錯,她覺得高影星挺好相處,不拘小節,“可能是因為做銷售出身,挺開朗的”。


  下午2點48分,張慧的報告還沒開始動筆,耳邊一聲炸響,實驗室瞬間塵煙四起,張慧什么都看不見了。爆炸的沖擊波自化工園區向外蔓延,很快抵達了王商村,“嘩啦”一聲,整個村子像是散架了一樣。


  王商村南北向的主路上,近年因為化工園的建立興起了一條商業街,餐廳、超市和旅館,樣樣俱全。沖擊波過境后,商業街面目全非,卷簾門像被捏變形的A4紙一樣,被沖擊力推出四五米遠,一些窗框自二樓震落下來,只剩下窗簾飄飄蕩蕩地掛在那里。商店內,滿屋的商品像“多米諾骨牌”一樣,通通撒在了地上。


  30歲的朱鵬傳也在園區里一家工廠上班,由于前一天是夜班,爆炸發生時,他正在家里休息。爆炸中,朱鵬傳的手被劃傷了,二樓還沒完工的新房墻體也開裂了。他顧不得這些,徑直奔向孩子的學校。恍惚間,朱鵬傳好像又踏上了2011年的那次“逃亡”之旅。


  2011年2月10號,由于出現“化工廠發生泄漏,即將爆炸”的傳言,響水上演了“萬人大逃亡”的一幕。


  那一夜,朱鵬傳也帶著懷孕的妻子跑了出去,迎著雪天,一路往上風口跑。妻子被安排在朋友的手扶拖拉機里,朱鵬傳騎著電動車開道,他們一路逃到了海邊,才被警察攔下來,辟了謠。“萬人大逃亡”事件之后,化工廠周邊的村民不斷要求遠離工廠。最終,距離工廠500米內的民宅完成了拆遷,與工業區隔路相望的馬陽家也在拆遷范圍內。


  拆遷后,馬陽拿到了七八十萬的補償款,他花30萬在王商村5組買下了新房子,剩余部分付了首付,在響水縣買下一套復式房子,準備將來給兒子結婚用。多位村民表示,村里一直流傳著還將繼續擴大拆遷范圍的說法,一些村民為此加蓋了房子,希望到時得到更多補償,但直至爆炸發生前,也沒有更準確的消息傳出。


  2011年年底,朱鵬傳也進了園區的化工廠上班,起初他有些抵觸,尤其是那刺鼻的氣味讓他感到不安,“你不知道會給自己的身體帶來什么影響”。他也擔心安全的問題,怕那些裝著叫不上名字的液體的罐子,會突然間炸掉。


  但為了多賺一份工資,朱鵬傳忍了下來:“就好比你天天在庫房搬炸藥,今天不炸,明天不炸,一年不炸,你就覺得真的不會炸了”。



  “作假”


  天嘉宜公司實驗室里,張慧自己揉開眼睛,滿手是血。她的雙腿被壓在大理石板下,用盡全身力氣才掙脫出來。張慧的鞋掉了,光著腳繼續往外跑,好像有腐蝕性的液體流到了地上,踩上去很疼。“感覺全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朝著上風口,張慧最終從一段倒塌的院墻逃了出去。張慧后來聽說,包括消防人員和員工家屬很多人趕到現場救援,她一度相信,高影星也被救出去了。


  爆炸發生后的幾天里,王商村村民的傷亡消息不斷傳來。至少有4人遇難,5人下落不明,高影星也在其中。


  馬陽被一扇玻璃門拍在了地上,萬幸的是玻璃沒碎。看到爆炸點的位置,馬陽很感慨,“如果前年沒拆遷,我可能就沒了”。“拆遷”的話題再次被村里人提起,有人說:“要么我們搬走,要么廠子搬走”。還有人在討論新聞報道里,天嘉宜公司曾經出現過的種種違規和隱患,以及此次爆炸出現在固廢倉庫的可能性。


  聽了這些,馬陽心里很復雜,他想起了自己曾經幫化工廠“做假”的事情。


  馬陽說,在他曾經工作過的化工廠,環保檢查前,領導會提前幾天通知大家做好準備。馬陽操作的焚燒爐是檢查中的一項,環保部門一般會檢測排煙管道是否會排放有害氣體和工業殘渣。


  “有的業務員不懂機器運行的原理。”檢查時,馬陽和同事會把焚燒爐的機器打開,讓機器“嗡嗡嗡”地轉起來,但實際上焚燒爐里是空轉,沒有生產殘渣,這樣燒出來的氣體,肯定沒有害氣體。“環保部門根本不知道焚燒爐里是空的,怎么檢測都沒有問題!”


  夾在企業和村子中間,馬陽心里是矛盾的,他否認自己是企業污染的“幫兇”:“我知道領導的決策有時候不對,但老板怎么說我就得怎么做,也不能去舉報呀,那樣我的飯碗不就沒了嗎?”


  即使自己的健康受到了影響,馬陽依然覺得離不開工廠。2012年,他所在工廠的高壓管道出現滴漏,一種代號“222”、用于制作除草劑的化學原料滴濺到了馬陽的眼睛里,大量清水沖洗后,他的眼睛變得極其敏感,視力從1.0降到了0.5。在味道濃重的廠房,馬陽難以睜眼,每年春季,眼睛尤其敏感。


  2016年,工廠以眼睛的病情為理由,建議馬陽轉崗,從操作員轉做清潔工或者保安,由于薪水低,馬陽沒有同意轉崗,最終被辭退。2017年,在親戚的介紹下,他來到了新的化工廠操作焚燒爐。他的考慮是:工作至今,社保只交了8年,剩下7年的社保自己靠打工錢承擔恐怕難以承受,無論如何要在廠子里繼續做下去。


  如此的矛盾翻轉并不只存在于普通村民中,在公開資料中,天嘉宜化工曾因違反大氣污染防治管理制度;違反固體廢物管理制度等原因,遭到響水縣環保局多次行政處罰,并且曾被原國家安全監管總局通報13項安全隱患。


  而在另一份《響水縣2010年全縣規模以上工業主要經濟指標指導性計劃》的通知中,天嘉宜化工則被“寄予厚望”,所設定的主營業務收入力爭目標6200萬元,力爭利稅580萬元。


  選擇


  高影星的父親和小叔都找到了,父親舌頭被炸爛了,牙齒全沒了。小叔一度被認為已經遇難,后來又有了呼吸,但一只眼睛瞎了。只有高影星,一直沒有消息。


  高影星的弟弟趕了回來,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也是成績最好的一個,大學畢業后就到南通工作生活。他說,不喜歡家門口工廠的怪味兒。


  弟弟不斷在網上發布尋人消息,希望找到關于高影星的線索。曾有一張圖片傳來,一個疑似高影星的女孩滿臉是血,躺在醫院里接受救治,但家人趕過去后,始終沒找到人;還有消息傳來,說高影星在鄰縣的醫院,最后同樣無果。


  弟弟一夜沒睡,凌晨四點多,他發朋友圈說,希望天亮的時候能等到姐姐的好消息。在王商村和化工園區,同樣有人因為面臨選擇而難眠。


  大部分村民都出去借宿了,馬陽和妻子擠在客廳里難以入睡,他們合計著在雨季來之前把房子修上,但手頭拮據。馬陽所在的工廠去年就因為環境問題停工了,在家放假期間,公司每月只發1080元。馬陽琢磨著,可能又要撿起11年前的老本行,到工地討活干了。


  距離天嘉宜化工近兩公里外的另一家化工廠,剛剛完成新廠建設,原本計劃兩個月后投入生產。在這家企業工作了11年的一名財務人員稱,新廠所有的建設標準都是按照最嚴格的要求執行的,爆炸后設備損失達到兩個億,他親眼看到經理當場哭了出來。


 

  爆炸發生48小時后,家人終于找到了高影星,在太平間里。弟弟又發了一條朋友圈:“愿天堂沒有痛苦,在那可以做個幸福的女孩”。據《北京青年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快三大小单双投注技巧 2019丹麦羽毛球公开赛直播 乐翻二人麻将手机版 鼎隆娱乐 九五棋牌财神捕鱼 188羽毛球即时比分直播 水电卫浴装饰赚钱吗 大富贵斗牛挂 北京快乐8上中下稳赚 官方欢乐捕鱼人礼包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