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上海时时乐开奖查询
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充滿“否定之否定”的府院互撕

2019-3-31 8:43:21 來源:山東商報

     其實,美國總統行使“否決權”除了直接否決,還有一種聽起來比較“有心機”的手段,叫做“擱置否決”,即總統將國會通過的法案或決議擱置不簽署直至國會休會,從而阻止其生效。這種手段有點類似于“放進口袋里,不讓其見光”,因而也形象的被稱為“口袋否決”。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首次動用總統否決權,否決了一項美國國會決議。該決議旨在叫停特朗普此前宣布的美國南部邊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阻止其繞過國會正常撥款程序,從其他渠道調撥資金,建造美墨邊境墻。

 

  分析認為,在美墨邊境建造隔離墻,是特朗普的核心競選承諾之一,也被美國輿論認為是特朗普穩固票倉、尋求連任的重要政治籌碼。美國國內一些特朗普的“鐵粉”之所以選擇堅定站在現任總統一邊,就是當年特朗普給了他們一個造墻的承諾。

 

  但在民主黨看來,修建邊境墻低效、昂貴且沒有必要,是特朗普煽動保守派選民的“政治噱頭”。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叫停特朗普的不僅是民主黨占據優勢席位的眾議院,在參議院,由于十余名參議院的“反水”,同樣導致總統的“國家緊急狀態”聲明泡湯。

 

  事情進行到這一步,并沒有完,因為根據美國的政治制度設計,總統與國會之間的制衡,完全可以有“升級版本”的對抗形態出現。

 

  所以這次修墻之爭,好戲還在后頭。比如,這次特朗普大筆一揮,否決了國會決議。隨后,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宣布,將繼續舉行投票,推翻特朗普的否決令。根據制度設定,在特朗普行使否決權后,參眾兩院均需至少三分之二票數重新通過決議案,才能駁回總統的否決。因此,國會重新通過決議案的門檻很高。專家認為,就此前國會表決結果和目前情況看,參眾兩院均不太可能獲得足以推翻特朗普否決令的三分之二票數。

 

  當然,美國總統國會直接“開撕”,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能夠把總統的否決給再次否決掉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的事情。比如,大家在外交領域經常會發現,美國總統信誓旦旦承諾要怎樣,但是到了國內要表決通過的時候,反而被國會搞得下不來臺,因此,美國總統總是給別的國家“出爾反爾”“說話不算數”的印象,問題就出在這個環節上。2016年9月26日,美國參眾兩院就曾經分別以超過三分之二多數的表決結果,強行推翻了此前奧巴馬對“9·11法案”的否決,這意味著,“9·11”事件幸存者和遇難者家屬就可以在美國法庭起訴沙特阿拉伯政府。這不僅讓奧巴馬顏面大失,同時在外交上也被認為將嚴重影響美國和沙特的盟友關系,甚至傷及美國在中東的反恐布局。奧巴馬在得知國會的投票結果后稱,該法案將開一個“危險的先例”。

 

  當時,事情的起因是,“9·11”事件發生后,有受害者家屬認為沙特政府曾資助來自“基地”組織的襲擊者,2015年9月,襲擊幸存者和遇難者家屬向美國法院對沙特政府提起訴訟并索賠,被法院以沙特政府享有外交豁免權為由駁回。之后他們尋求國會立法支持,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議員共同提交了“9·11法案”,內容主要是允許美國本土恐怖襲擊受害者及其家屬在美國法庭起訴涉嫌支持恐怖組織的外國政府。2016年5月,參議院批準該法案,9月,又在眾議院通關。后來,奧巴馬以損害國家安全利益為由,頂著國內各方壓力否決了該法案。但按照美國憲法,如果國會最終以三分之二多數推翻總統的否決的話,讓法案強行成為法律。

 

  在這里,我們需要關注一個詞,叫做國家元首的“否決權”,這項權力又分為“絕對否決權”和“相對否決權”,前者是指國家元首擁有的使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不能生效的絕對權力。追根溯源的話,本來,能夠行使該種權力的典型是英國國王,但自18世紀初期以來,國王在法律上的絕對否決權已不再行使。

 

  在追求府院制衡的美國,總統也有權否決國會通過的法案,但是這項權力是相對的,如前所述,如果參眾兩院都以三分之二多數通過某法案或決議的話,那么總統就無法否決。但是如果法案只是以簡單多數通過,總統則可以考慮動用否決權。

 

  當然,在歷史上,美國總統政策直接被國會“耽擱”的也不少。比如,建立海軍部的議案取得國會同意用了10年,建立內政部用了39年,建立勞工部用了45年。
 

 

     其實,美國總統行使“否決權”除了直接否決,還有一種聽起來比較“有心機”的手段,叫做“擱置否決”,即總統將國會通過的法案或決議擱置不簽署直至國會休會,從而阻止其生效。這種手段有點類似于“放進口袋里,不讓其見光”,因而也形象的被稱為“口袋否決”。

 

  不管結果如何,從各種較量中,其實能夠感受到美國總統的強勢,而國會雖然有制衡白宮的意愿,但是受限于某些門檻,往往一段拉鋸戰之后,明顯力不從心的就是國會一方。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統計,在美國歷史上,歷任總統已經行使過2574次否決權,其中僅有111次被國會推翻。羅斯福是使用否決權最多的總統,在他的12年任期中,他使用了635次否決權。而安德魯·約翰遜是否決令被推翻最多的總統,在他簽署的29項否決令中,有15項被國會推翻。

 

  據CBS報道,在3月15日前,特朗普是近140年來唯一一位沒有行使過否決權的總統,也是40余年來少數幾位上任兩年有余還未使用過否決權的總統。但隨著民主黨控制眾議院,預計特朗普行使否決權的次數也會逐漸多起來。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官方时时彩app下载 佳兆业 时时彩后二直选复式杀号技巧 百赢棋牌炸金花作弊器 广东11选5计算软件安卓 新强时时彩三星和值走势图 永信在线娱乐平台app 11选5任选9稳赚技巧 pk10测试软件下载 彩霸王论坛推荐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