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上海时时乐开奖查询
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新聞周刊 > 正文

非遺接班難

2019-4-1 10:45:17 來源:山東商報

        魯繡、泥塑、兔子王、和圣文刀……一提起非遺傳承人,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他們的一手“絕活”。非遺項目都是靠師傅帶徒弟世代傳承,但這種口傳 心授的傳統文化發展至今,卻失去了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在信息化、現代化的當下,人們生活節奏不斷加快,不少傳統手工技藝非遺傳承人在現實生活中正面臨著如何讓“絕活”不絕的困擾與尷尬。 記者 張舒

 

今年60歲的徐秀玲是魯繡、發絲繡行業唯一省級大師。



  誰接過他手中的竹刮刀
  

 

  全國著名的泥塑大師、濟南非遺傳承人薄自洋,出生于上世紀四十年代。1950年,8歲的他隨父舉家從日照來到濟南,白天幫父母拉車看車,晚上去夜校讀書。那時流傳于大街小巷上的泥塑,是我們聽慣了的“泥人張”,這些小泥人如同棉花糖一般,吸引著兒時的薄自洋。

 

  18歲時,機緣巧合,他經同鄉引薦到了現在的濟南雕塑廠工作。那段時光里,他慢慢地發現自己在繪畫雕刻方面的喜愛。在那樣一個飯都吃不飽的年代,單憑一份純粹的喜愛不足以維系下去這份事業,“當時跟我一起學習雕塑的同學后來都改行了,現在就剩我一個人在堅守。”

 

  從藝六十多年,他的作品受到世界雕塑大師的褒獎,塑過的雕像布滿全國各大寺廟公園,所作千佛山興國寺、大明湖北極閣、文昌閣、華山華陽官、歷城會仙山、長清靈巖寺等處佛教、道教的神仙造像60余尊。做了一輩子的傳統工藝,薄自洋的工作間,卻只是一間不到20平方米的屋子,老兩口的臥室、客廳與他的工作室都擠在這里。幾十年來創作的大部分作品都捐贈給了相關文化部門,而不是售賣后貼補家用。

 

  薄自洋說,自己這大半生,只收徒12名,能獨當一面的,也就五六名。“傳統手藝到我這里,不能斷了根。但想靠這門手藝掙錢吃飯,確實不容易。泥塑對基本功要求嚴格,還需要兼具創作能力,沒有十幾年的基本功根本做不來。這幾個孩子(徒弟),都是藝術學院出身,有自己的工作室,養家糊口沒問題,后來才跟著我繼續深造學習的。”

 

  今年起,薄自洋不再親自參與項目的具體工作,“80歲了,干不動了。”談起哪個徒弟能繼承自己的衣缽,他說還沒考慮好,“技藝水平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人品要好。這是一種責任,與錢無關,人的一生不能為錢而活著。”

 

  免費收徒難尋得意門生

 

  
  人們常說“細發如絲”,在濟南,就有一種用真人頭發代替絲線刺繡的絕活,它是中國“八大名繡”之一的魯繡中最具代表性的品種,也是山東省、濟南市兩項政府確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今年60歲的徐秀玲是魯繡、發絲繡行業唯一省級大師。1978年,17歲的她中學畢業后,被分配到濟南刺繡廠工作。“發絲繡”的手藝,就是當時廠里帶她入行的師傅所授。“相傳發絲繡始于中國唐代,但后據考證,其實在2000多年前的漢代就有記載了。后來,這道工藝曾一度失傳,直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才被重新挖掘出來。聽我師傅說,當年,刺繡廠里有幾名老師傅解放前是道姑,其中有兩位就會‘發絲繡’這門絕活。”

 

  1996年,隨著單位破產,大批會魯秀技藝的傳承人下崗,為了生計,大多數傳承人轉向其他工作。徐秀玲沒有像同事一樣轉行,而是在愛人的支持下,開辦了自己的魯繡工作室,一干就是這么多年。“發絲繡之所以能成精品,一是制作過程繁復、耗時耗力;二是質感逼真,效果立體。”徐秀玲說,一幅作品從選題、設計、備料、配線、落稿、刺樣、印樣、上繃、繡制等一套工序下來,需要數月甚至數年。她的代表作《鵲華秋色圖》,前后共繡了900多天,每天工作時間都在8小時以上。

 

  “我帶徒弟不收錢,頭一兩年還管人吃住。”徐秀玲說,即便如此,發絲繡仍面臨傳承難的尷尬境地。“魯繡前期投入大、出徒時間長,單是刺繡成本這一項,很多想學藝的年輕人就承受不了。”她算了筆帳,“一斤絲線幾百塊錢,一個色系大約十五六種顏色,配齊一種顏色就要幾千塊;發絲繡所用的真人發絲更是論克買賣,一斤發絲價錢要兩千塊錢以上。”另外,魯繡出徒一般三到五年,沒幾年功夫根本繡不出像樣兒的作品,短時內得不到回報也是很多人最終放棄的原因。“對學生們的做法我也理解,畢竟年輕人還要去謀生。”

 

  僅憑手藝難以養家糊口

 

  非遺技藝很難像其他工作一樣,成為一種可以謀生的手段,這是難以傳承的原因之一。記者發現,這些瀕臨失傳的“絕活”,大多是變現成本較高的手藝。

 

  周秉生是濟南周氏泥塑兔子王的第四代傳人,他告訴記者,兔子王的百年傳承主要依靠家族世代相傳,“我小時候就是從老一輩那學的,現在我的女兒、侄子又從我這兒學習制作技藝。”他坦言,制作兔子王只是承襲家族手藝,并不靠它養家糊口。“在傳統社會,手藝人曾經是比較吃香的,石匠、鐵匠、木匠等很多都是世家相傳,靠一門傳統手藝養家糊口還是不成問題的。不過,在現代,傳統手藝漸漸脫離了人們的生活,從業者也越來越少。我退休前,就是用業余時間制作兔子王;現在孩子們也都有自己的事業,不靠它謀生,就是做著玩。”

 

  不僅傳統手工藝領域存在這種問題,傳統戲劇、曲藝、傳統音樂等眾多領域都存在類似的問題。如今生活節奏加快,娛樂方式更是多種多樣。濟南素有“曲山藝海”之稱,但傳統戲曲市場依然不夠景氣。

 

  年輕人難耐寂寞沉不下心
  

 

  記者采訪中發現,雖然傳承人個個技藝精湛、身懷絕技,受人尊重,但從目前市級以上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的年齡來看,大都年過花甲,年長者已近耄耋之年,很少有年輕人的蹤影。徐秀玲說,十年間,她前后收徒300多人,但真正能堅持下來跟著她干出名堂的卻只有3人,其中還有兩姊妹是親戚家的孩子。“大部分年輕人來學都是‘玩票’性質,有的是感興趣,有的是圖新鮮。”

 

  另外,掌握傳統技藝難度系數高,讓人望而卻步,所以半途而廢者也不在少數。“耐不住寂寞”,是非遺傳承人對學徒最多的評價。舊時師傅帶徒弟要花十年之久才能出師,且技術繁瑣枯燥。例如楊家木鋪傳人楊崇華做濟南老火車站模型,光一期工程上的瓦片就有一萬多片,做每一片瓦還要花費十道工序,若無一定的耐心與恒心無法堅持至此;傳統木船制造技藝的傳承人胡源做一艘古船模型制作時間可長達一年,他的代表作“木蘭艧”模型更是花了三年的時間,前前后后要花上百道工序。

 

  為了解決“技高無人學”的困境,近年來,省、市政府對重點非遺項目給予資金支持,同時開設非遺公益傳習班,出資讓非遺傳承人向普通市民免費教授非遺作品的制作方法。同時,濟南市非遺保護中心還在各個學校建立一批傳承基地進行活態傳承。不過,記者了解到,報名參加非遺傳習班的學員中,年輕人所占比重并不高,除了由家長報名的兒童外,大部分學員平均年齡都在40歲以上。而在學校開設的非遺課程中,比較受歡迎的也是像剪紙、糖畫、面塑、皮影等一些看起來“短平快”的技藝。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看牌抢庄牛牛20元进场 电玩城龙机下载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彩霸王六肖彩图 三公牌游戏 爱彩彩票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走势图 三肖六码3肖6码数字 重庆时时彩内部公式 天津时时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