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上海时时乐开奖查询
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領讀 > 正文

余秋雨:短篇也是大課題

2019-4-6 8:32:07 來源:山東商報

        從《文化苦旅》《山居筆記》《千年一嘆》到《泥步修行》,讀者看多了余秋雨的歷史文化大散文,卻很少看到他的散文短篇。自2017年出版《泥步修行》“封筆”之后,時隔兩年余秋雨再度“出山”,推出全新散文集《雨夜短文》。該書是余秋雨繼20多年前出版《文化苦旅》《山居筆記》等“文化大散文”之后,一部全新的散文作品集,也是他的首部短篇散文集。新書中,余秋雨將自己的閱歷、感想、智慧濃縮在一篇篇筆調輕松又有分量的小篇幅散文里,令讀者欣喜。 記者朱德蒙

 

  “封筆”之后緣何再出新書

 

  2017年,71歲的余秋雨在出版《泥步修行》時,曾被媒體宣稱為“封筆之作”。時隔兩年,為何又推新作,且是人生中首部短篇散文集?對此,余秋雨特意于新書中寫序作答:“時至今日,生活節奏加快,一般讀者沒有時間沉浸在長篇大論中了。偶爾能過目一讀的,主要是短篇。某些讀者喜歡用文學來點綴生活,動用的主要也是短篇。紐約聯合國總部原中文組負責人何勇先生告訴我,當地有一家中國人開的餐廳舉辦過一次‘余秋雨詩文朗誦會’,他去聽了,發現大多是冒我名字的‘偽本’。這樣的‘偽本’,在國內網站上更是層出不窮。這顯然損害了我的文學聲譽,但我在生氣之余發現了一個技術性秘密,那就是所有的‘偽本’都很簡短。這也就是說,當代讀者更愿意接受一個‘簡短版余秋雨’,偽造者們滿足了這種心理,因此屢試不爽,形成氣候。”

 

  “眼前這本書,把我寫的很多獨立短文收集在一起了,可供當代讀者在繁忙的間隙里隨意選讀。但是,我畢竟是我,從小就排斥‘文青’式的抒情、‘雞湯’式的教言,更厭煩故弄玄虛的艱澀、套話連篇的諂媚。我把每篇短文都當作一個文化大課題來完成,雖然筆調輕松,卻包含著沉重的分量。我想,既然當代人只能利用短促的片斷機會讀一些短文,那我們更不能把這珍貴的機會糟踐了。”

 

  用新作“放縱”回應質疑

 

  以擅寫歷史文化大散文著稱,余秋雨的散文集《文化苦旅》《山居筆記》《霜冷長河》《千年一嘆》等廣為流傳,被專家學者譽為:開創了一個散文創作的新高度。

 

  然而,隨著閱讀審美與言論自由的發展,紅極一時的“歷史大散文”模式陸續遭遇到許多詬病。通過新作,余秋雨做出回應,他用流行的思維方式狠狠地“放縱”一回。如《棍棒》一章中,余秋雨寫道:“文化傳媒間的很多‘棍棒’,都以為自己還能回去。回到山,回到林,回到泥,回到地,回到文,回到學,回到詩,回到藝。回到他們天真無邪的學生時代,回到大學里如夢如幻的專業追求,回到曾經一再告誡他們永不作惡的慈母身邊。但是,很抱歉,他們已經完全沒有這種希望。為此我要勸告這些年輕人:還是下決心加入森林吧,不要受不住誘惑,早早地做了棍棒。如果已經做了棍棒,那還不如滾入火塘,成為燃料,也給這嚴寒的小屋添一分暖,添一分光。”

 

  在《送葬人數》章節中,他又這樣描述:“溫契爾的晚境,可以拿來安慰很多遭受謠言傷害的人。受害者也許成天走投無路、要死要活,哪里知道,那個造謠者才慘呢。你想提著棍子去找他算賬嗎?他已經主動亡故,而且,喪葬之地極其冷清。”當然,盡管過往誹謗都曾發表文章一一反駁誹謗內容,但余秋雨也表示,自己也不能判斷誹謗的成因。因此,可能自己會寫一篇短文說說這件事情。如今,這篇說明《我也不知道》就收錄在《雨夜短文》中。

 

  著眼當代讀者極其有限的閱讀時間

 

  關于新作,余秋雨提醒讀者:“本書所有的短文,與傳統觀念和流行思潮都有很大不同。按照我歷來的習慣,如果沒有什么不同,就不寫了。因此,我要在讀者進門之前先做一個預告:里邊頗多坎坷荊棘,需要步步小心。”

 

  《雨夜短文》第一部分,講人生長途中的震撼式感悟,叫作“萬里入心”;第二部分則是千年文脈的點穴式提領,叫作“文史尋魂”。讀者會發現,書中的第一部分散逸放縱,暢談余秋雨半輩子最動心的人生感受,不拘邊界; 第二部分卻是在做一個艱難的實驗,即用短文撬起半部文學史。“支點很小,工程很大,難度很高,卻是古代散文家和外國散文家經常做的事情。”余秋雨指出,為更好地完成“文史尋魂”的任務,自己還經過嚴格選擇,提供一份唐宋詩詞必誦篇目,“這也是著眼于當代讀者極其有限的閱讀時間。”

 

  如在《兩個地獄之門》章節中,余秋雨自問自答式地回答了對“中國歷史思維的奠基者”司馬遷的崇敬,《史記》的宏大不僅僅是其文學著作本身,令余秋雨顫筆的是不能稱為男人的男人司馬遷在完成這部”偉大”的著作同時又是其“屈辱”的著作時的茍且與堅忍。“當極度的偉大和極度的卑辱集中在一個小小的生命之中,我們看到了生命的最高含量和最后邊沿。”

 

  從《詩經》《莊子》《史記》到唐詩、宋詞、元曲、戲劇、小說一一說來,話雖不多,卻提領了最精要的核心內涵與最關鍵的人文精神。余秋雨認為,這本新書區別于他以往所有的作品,因為這是他首次嘗試新的“短文體”,“這也是著眼于當代讀者極其有限的閱讀時間。”出版方透露,余秋雨對這部作品極其看重,并為新書親自題寫了書名。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玩极速时时是骗局吗 彩票大小单双有没有规律 优惠21个点是啥意思 五湖四海彩奖网站 网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彩票刷流水兼职 重庆时时开奖预测软件 双色球复式投注多少钱 时时彩后二组选稳赚 体育比分最新开奖查询